徐飞彪:美货币政策或迎来转折点多姿融

ID:1925 / 打印

  8月1日凌晨2点,美联储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%至2.25%。鉴于美经济当前实际情况以及经济前景的巨大不确定性,市场普遍预期今明两年,美联储还会降息数次。全球宽松周期渐成气候,美联储逆势升息的压力加大;而如果顺势降息,则又将加剧全球货币宽松潮流。

  8月1日凌晨2点,美联储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%至2.25%。美联储此次降息与中止“缩表”并举,既符合市场普遍预期,又出乎大众预料。重重迹象表明,美货币政策或迎来“拐点”,相机抉择、务实灵活的“谨慎宽松”周期。

  美联储此次降息,为2008年12月以来的首次。此前美联储已经连续进行了9次升息,稳步货币由“量宽”转向“量缩”的货币常态化进程,但自去年年中以来,美多次暂缓货币收缩,并开始酝酿降息,本次降息可谓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。究其实质,美本次降息,主要基于如下考虑:

  一是稳定美国经济。美经济自去年实现近3%的高速增长后,经济动能明显减弱,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降至2.1%,远低于第一季度的3.2%;自4月份以来,美制造业增长持续回落,预售房屋销量大幅降低,企业实际资本开支下滑;预示经济增长前景的经济领先指标,则一走低,美ISM制造业指数已由2018年8月的61.3%,降至今年7月初的51.7%,表明对经济前景信心日益脆弱。

  另一决定美联储政策的重要指标是通胀率,其前景也不乐观。当前美劳动失业率已降至近50年最低,基本实现“充分就业”,进一步下降的空间有限;劳动收入增长缓慢,分化持续扩大,且随美国经济步入缓慢增长通道,未来不确定性增高,未来一段时间居民消费会大幅提振的可能性低。本次美联储降息,意图稳定经济增长,提振通胀。

  二是预防外部不确定性。正如美联储本周三发布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政策声明中所强调的,虽然近期美经济扩张、就业改善等仍将持续,但“这种前景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”。在诸多风险源中,大国贸易冲突首当其中。

  美国单方面发动对中、欧、日等贸易战,极大市场信心,拖累全球贸易、投资和消费。虽然近期中美重归谈判,但前景仍难逆料。“脱欧”问题反复延宕,英后,“硬脱欧”风险未减反增。

  此外,全球经济总体下行,贸易与投资减退,外部增长趋于恶化。7月23日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发布的最新报告,再次调降了对2019年和2020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,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3.2%,较4月份调降0.1个百分点。对此,鲍威尔称,本次降息是为了“防范下行风险”。

  美联储降息后,市场普遍表示“失望”,一些机构认为本次降息是“鹰式降息”,主要理由是美联储鲍威尔在发布会强调,这次降息仅是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“一次中周期调整”,降息“并不必然是宽松周期开始”,并对美经济增长前景仍表示充满信心;而且,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中有投票权的10位委员中,埃丝特乔治和埃里克罗森格伦两位委员持反对降息态度。为此,美三大股指、现货黄金均大跌超1%,非美货币纷纷跳水,美长债收益率普遍下降,其中,10年期美债跌4.4个基点,报收2.02%。

  实际上,美联储表面的“”未能其实质上务实偏软的“底色”。美联储官员并未否定今后继续降息的可能,而只是否认其已经持续降息模式的“宽松周期”。美联储今后是否降息,将主要取决于未来经济发展形势。

  鉴于美经济当前实际情况以及经济前景的巨大不确定性,市场普遍预期今明两年,美联储还会降息数次。美联储不愿肯定“宽松周期”论,一是暗示美经济状况良好以提振市场信心,二是避免市场对其降息信号的过度解读,三是确保未来政策选择的机动性,以免被动。

  一个市场关注不足但实际非常重要的信号,是此次美联储决定提前结束“缩表”。市场普遍对此感到意外,但还没来得及消化和深挖其蕴藏的政策含义。美从2015年12月开始加息,从2017年10月开始“缩表”,货币“常态化”进程加速推进,这一方面是美经济增长加快,再加上特朗普大举推行减税、金融去监管化、加大公共投资、强推“制造业及海外资本回流”等刺激政策,美需进行“逆周期”调节,促进经济平稳增长;另一方面,美必须加快非常规政策“退出”进程,借经济强劲增长这一机会窗口,提升利息率,缩减资产负债表,以便在下一场经济金融危机中,为美政策工具箱备足“子弹”。

  但是,当前美经济形势表明,美经济的“特朗普行情”已经消退,政策刺激效应递减,美经济增长正回归其2%的潜在增长率,增速进入周期性下滑通道,这意味着美加息、缩表的退出进程已触及“天花板”,货币常态化的空间大幅缩小。

  此外,美史无前例地连推数轮货币“大宽松”,股市在经济疲软增长下连年刷新历史新高,经过此波“历史最长牛市”,资产价格泡沫早已“高不胜寒”,其累积性负面效应已经,无形中为美加息、缩表的“退出”政策设置了又一顶“天花板”。这种情况决定了,美联储未来政策空间极其有限,除务实转向“偏鸽”,其政策选项实际寥寥无几。

  首先,降息面临首鼠两端困境。据美国家经济研究局认定,自2009年6月至今,美此轮经济扩张已进入第121个月,经历了美经济史上最长时间的扩张,为“二战”后平均扩张期的两倍,超过上世纪90年代的克林顿时期,但随政策刺激效应减退,美经济面临结构性因素的硬约束,美国经济增长放缓已是大势所趋,需要美联储逐步降息,以确保经济增长逐步“软着陆”。

  但同时,美金融市场泡沫高悬,进一步降息,无疑将加剧资产市场泡沫,加大美经济金融风险及脆弱性。美股市在其经济中举足轻重,一旦股市崩盘,所引发的将是比2007年金融危机更加严重的金融海啸,而目前美手中的工具筹码却远少于2007年,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。

  其次,施策难度加大。美此轮降息,所发出信号含混不清,表明自前任掌门人伯南克便已开始推行的非常规政策手段“前瞻性政策”,恐已失效而无法使用,美政策施行将回归“相机抉择”的传统。事实表明,当经济存在明显的上升空间,而传统政策工具不足,利率已低到降无可降时,可采用“前瞻性政策”和资产购买等“量宽”手段,逐步将经济引导至复苏增长轨道。

  但当前美经济上升空间已经变窄,增长前景不明;利率下降空间当前不足2.25%,且央行资产负债表虽经一年多“缩表”,“减肥”数量有限,再度“扩表”余地不大,因此,政策与前大为不同,在经济不确定性增大的情况下,如何施策成为美联储未来一大。

  第三,全球性货币“再宽松”成挑战。年初以来,随全球经济持续放缓,世界主要央行相继放松货币政策,渐成潮流。据汤森透统计,今年上半年,除挪威、捷克等极少数央行在今年首季度微幅升息外,宣布降息的央行逐月增多,从3、4月份各1家,到5月份的4家,再到6月份的6家,逐步增多。其中,印度、俄罗斯、等已经降息2次,并且还将进一步降息。欧洲、日本等虽按兵不动,但已经发出“偏鸽”信号,日央行近日表示,如果实现通胀目标的动能,“将毫不犹豫地出台

作者:cooao @ 汇讯通外汇大宗商品_外汇新手入门_外汇基础知识网  修订1.1  2019-08-04关注:
WAIHUIWHY,外汇基础知识专业网站。本文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文章标题: 徐飞彪:美货币政策或迎来转折点多姿融 链接地址:http://www.waihuiwhy.com/a/waihuidongtai/2019/0804/1925.html